北宋年间的一场变法之争:王安石和司马光的党争

2020-09-16 11:30:35 作者: 北宋年间的一

  新旧之争,王安石变法这场大戏究竟如何?很多的故事在历史的沉淀下变得越发的精彩,我们从后人的角度看前人的故事,不得不感叹一句:真是一场精彩的大戏。

  镜头转到北宋这个朝代,历史上很多出名的人物都是出自这个时代,像苏轼、王安石、司马光这些人,只要是接受过中国教育的人对这些人都不会陌生.  

1_副本6.jpg

  网络配图

  我为什么把镜头转向在北宋这个朝代呢?那是因为我在这个时代看到了一场精彩的官场大戏。这场大戏就是历史上颇受争议的王安石变法。

  这场大戏牵扯的人物众多,新旧两派的人物都是响当当的角色,自然,吸引人眼球的自然还是这件事的两个代表人物——王安石和司马光。

  王安石和司马光这两个名字我们都很熟悉,这可是伴随了我们整个中学时代的人物。但是在历史的舞台上,这两人却是针锋相对,给后人演了一台精彩的对手戏。

  在说这两人对掐的事件之前,首先得说说这俩人的背景。

  司马光砸缸的事情是我们从小就知道的故事,所以他是小时候就以聪慧出名了的。而王安石也是小时候因为过目不忘饱读诗书而被誉为了神童,所以这两个人的起点非常的相似。

  他俩相似的还有踏足朝堂的风格上,两人均是不拘泥小节的人物,这两人也都是公认难得的正直不阿,不求闻达做官,但求贡献人间的贤良君子。

  但是就是这样两个明明应该很投机的人,却是演成了对手戏。且看,王安石一身正气要求变法,大力革除旧法主张新法。磨刀霍霍大有一番作为的样子,但是在这个时候,其他的以司马光为代表的重臣不乐意了。  

2_副本6.jpg

  网络配图

  “治天下譬如居室,敝则修之,非大坏不更造也。”反对声一拨接着一拨啊。

  “天变不足畏,祖宗不足法,人言不足恤!”回应掷地有声,我就要这么干了。加上当时的老大神宗皇帝的支持,变法的态度绝对不会变。

  可是作为主角的司马光岂会善罢甘休?眼睁睁看着王安石这么玩下去?显然不可能。

  第二年司马光就开始了谆谆教导,写了一封三千三百多字的长信,列举新法实施过程中的四项弊端。

  王安石的回应呢?十分简单粗暴的写了一封只有人家十分之一的《答司马谏议书》。这态度就很明确了。

  在后人的角度上来看这篇回答。虽然文字功底文采什么的确实不错,但是用在变法上却是有点证据不足,显得抽象。

  两人谁也说服不了谁,自然就会互掐啊。但是王安石是有后台的,司马光也掐不过啊,不过人家也是有骨气的,挥一挥衣袖,一片云彩都不带。

  司马光走了,王安石斗志昂扬地开始变法了。可是这种变法就跟小孩子举起大旗子说读书无用一样。朝中的士大夫是不支持这个变法的,所以王安石找来一些新的帮手来帮助自己,一时间就形成了新旧两派互掐起来了。而且当时还有地域情节,南方人跟北方人之争,也算是演了一个笑话吧。 

3_副本6.jpg

  网络配图

  这部剧的看点在于起起伏伏,本着这一路风头耍到底的王安石要是笑到最后,那么这部剧就跟开了外挂没啥区别了。王安石的后台神宗去世,由新上任的哲宗皇帝管理。奈何哲宗是个小孩子,一切得听太后的。然而太后又是听司马光的,那么看点来了。

  司马光的朝代来了啊,出任宰相后马上就废除新法,一点都不留。别人劝说留下优秀的条令,他也不听,真正是把任性给进行到底。跟王安石一个倔脾气,都是拗相公。故事到司马光这就结了么?显然没有。

  这部大戏在主角死了之后都还在持续上演,新法旧法的争斗持续不断的升温。两方有愈演愈烈的趋势。我们来分析一下司马光和王安石这两个人。

 1/2    1 2 下一页 尾页